快捷搜索:

太平财险11亿元增资获批 今年通过关联交易认购6项信托计划

  近日,银保监会核准太平财险增加注册资本金11亿元,注册资本金由50.7亿元变更为61.7亿元元。

  增资后,太平财险股东中国太平保险控股有限公司将持有61.69亿股,股权比例为99.99%;龙壁工业区管理(深圳)有限公司将持61.7万股,股权比例为0.01%。对于此次增资目的,太平财险方面向本报记者表示,是为了增强发展实力。

  现金流入和流出存一定程度期限错配

  资料显示,太平财险总部设在深圳,截至目前已设立32家省级分公司、700多家三、四级机构,拥有超过30000人的管理和业务队伍。2019年,太平财险保费收入突破271亿元,且连续8年保持承保盈利。今年第三季度,太平财险实现保险业务收入74亿元,实现净利润6092万元。

  然而,太平财险偿付能力有所下降,今年第三季度其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65%,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38%,而今年一季度其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84%,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66%,不过,随着此次增资获批,其偿付能力也将获得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太平财险的净现金流已经连续两个季度为负数,且流出数额较大,第三季度净流出5.53亿元,第二季度净流出达到13.15亿元。另外,该公司今年 3 季度 3 个月以内的综合流动比例为 80.19%,1 年以内的综合流动比例为 49.28%,一年以上的综合流动比例为 280.92%。“整体上 3 个月以内,1年以内的现金流入和流出存在一定程度期限错配。”太平财险在公告中说道。

  对于3 个月综合流动比率下降的原因,太平财险解释称,是 3 个月内的资产增加 1.99 亿,其中货币资金减少 3.41 亿,应收款项增加 4.49 亿,3 个月以内负债增加 3.04 亿,其中应付佣金及手续费增加 3.66 亿,致三个月内综合流动比例下降,同时也影响一年内的综合流动比例下降。

  一位财务专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现金流入和流出存在一定程度期限错配,可能产生流动性风险。”流动性风险,是指保险公司无法及时获得充足资金或无法及时以合理成本获得充足资金,以支付到期债务或履行其他支付义务的风险。

  不过,太平财险表示,公司流动性整体情况良好,存在资产负债久期不匹配的情况,但不会发生较大的流动性风险。“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AAA 级债券质押及可提前支取一年期以上的定期存款和协议存款均可以弥补 1 年以内的资金缺口,资产与负债的不匹配风险是可控的。”

  对于改进目标与措施,太平财险称,公司以后将加强市场的分析、监控和预测,判断市场对公司业务和现金流的影响,同时优化资产久期,使之与负债久期在月度间匹配合理,并保证一部分资产的久期在流动性发生困难时可以进行调整。

  今年通过关联交易认购6项信托计划

  本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太平财险披露的关联交易来看,该公司一共认购了6项信托计划,分别为“平安信托鑫利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百瑞恒益79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渤海信托 2019太航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光信光乾鑫宸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中原财富安益389期北京城建贷款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光信光乾平稳安康1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上述6项信托计划合计认购金额为3.35亿元。

  从融资目的来看,主要用于提升融资主体公司资金流动性,包括偿还债务或补充日常营运资金等,如“百瑞恒益79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其融资主体为杭州金投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募集资金用于置换其他金融机构贷款、其他应付款及日常经营周转。

  此外,由太平人寿、太平财险共同认购的“光信光乾优债泰享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用于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债务。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投资领域,关联交易的现象并不少见,根据监管要求,集合资金不得直接或间接用于关联方,监管相对严格,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规避关联交易中潜在的违规行为,但需警惕的是,当前部分保险机构与信托机构存在交叉持股现象,同时也有部分保险公司“借道”信托计划为关联方提供资金,其风险都具有一定隐蔽性。

  2019年,银保监会曾下发《保险公司关联交易管理办法》,明确提出了穿透式监管,要求保险公司建立以资金流向为线索的全流程监控制度,对实际控制人、一致行动人、金融产品的最终受益人等进行认定。并且提到,关联交易应当结构清晰,避免多层嵌套等复杂安排。不得通过隐瞒关联关系等不当手段,规避关联交易的内部审查、外部监管以及报告、披露义务。

  近日,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在2020年中国信托业年会上指出,全行业仍然存在受托人文化不成熟、受托人职责不清晰、受托人定位有偏离等问题,制约行业高质量发展目标的实现。包括热衷于投机,利用信托制度的灵活性到处找缝隙、钻空子,千方百计为金融机构的监管套利和限制性领域的资金融通提供便利,导致灵活性这一信托制度的最大优势没有服务于委托人的正当需求,反而成为市场乱象的重要诱因。

  在此之前,有媒体报道称,近期,银保监会加强保险机构对外投资和关联交易的核查,特别是关联交易。监管机构要求保险公司拆解旗下多层嵌套的通道项目,比如通过信托通道或者证券公司资管计划通道所投的项目,查出是通道就拆,改为直投,而不是中间经过层层嵌套。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